无处不在的神奇数字

π.Science 2020-05-07 57 次浏览 次点赞

你可能早已听说过,π 与地球上的许多河流有关:河流弯曲河道的曲线长度与河道首尾直线距离之比通常都接近于 3.14 —— 河道越是蜿蜒曲折,这个近似值就越好——亚马逊河便是一个例子。

Screen-Shot-2019-03-08-at-2.27.36-PM.png
https://envirobites.org/2019/03/14/pi-me-a-river-a-meandering-tale-of-pi-rivers-and-water-quality/

最令我惊叹的是 2010 年 11 月 《科学》杂志上报道的德国格丁根大学马克 · 普朗克动力学与自组织科学研究所和伯恩斯坦计算神经科学研究中心的科学家 Matthias Kaschube 及其团队的一项研究成果。

研究人员发现,相同哺乳类中的三种远亲动物婴猴(galago)、 树鼩(tree shrew)和蒙眼貂(ferret)的大脑中,它们的视觉皮层的螺旋结构平均分布密度都是一样的,而且都落在 π 值 3.14 的 95% 置信区间之中。真的?这不会是巧合吧?虽然这个 3.14 不能与用计算机得到的两千万亿位数字相提并论,但对于理论生物学家来说,3.14 已经是一个令他们难以置信的超级精确度了。

F2.large.jpg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30/6007/1113.full?rss=1

科学家们相信,今天的生物大脑都是经过漫长时间通过自组织演化过程而逐渐形成的,并且都具有某种最优的结构和功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哺乳类动物大脑视觉皮层中基本螺旋结构分布都不约而同地呈现出以 3.14 为平均密度之特征,是不是自然进化的最优结果呢?不会是造物主在创世开始时,不经意地在它们的大脑中写下了那个神奇的数字 π 吧?


本文由 PeakOneTemple 整理创作,参考 知识共享署名 3.0 协议,撰写及摘编内容仅反映个人观点和立场,如果任何可能的雇主与赞助者持有相同的意见,只是巧合;基于互联网链接的腐烂率,无法实时验证外部链接的真实有效性,不对可能的链接无效(linkrot)或者内容转移(Content Drift)负责。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持续给您山巅.一寺.一壶酒的独特视角!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