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玛咖入华14年

π.Notes 2020-05-13 141 次浏览 次点赞

置身安第斯山脉的高原就好像走入了一个巨大的冰柜。但是如果不加小心,正午的阳光一样会把你的皮肤灼伤。

954px-Lago_de_Junin-Juni_Peru.jpg

秘鲁将这一地区称为胡宁国家保护区,因为这里紧邻首都利马的水源地——胡宁湖(在盖丘亚语中称为“Chinchaycocha”)。

在这片干旱的不毛之地,却生长着一种引发全世界关注的超级食品。但是,随着遗传物质被非法带出秘鲁(也就是科学家所说的“生物剽窃”),这种玛咖系植物根茎(又称Lepidium meyenii)带来的经济繁荣也因此终结。

Homage-to-maca-in-Huayre-Junín-Peru.jpg

Huayre镇位于海拔4113米的胡宁区,镇子里的广场上树立着一个玛咖造型的紫色玻璃纪念碑。

早在印加时代,玛咖就被认为具有很多功效,比如提高生育能力或者对抗失眠。不过渐渐地,这些功效就被忘记了。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玛咖被认定为濒危物种。

CN9PXA_Peru_maca.jpg

印加萝卜,别名玛卡或玛咖(西班牙语:Maca),学名Lepidium peruvianum,是原产南美洲安第斯山脉的一种十字花科独行菜属(Lepidium)的植物。叶子椭圆,根茎形似小圆萝卜,可食用,干玛卡根的营养价值很高,与水稻和小麦等作物相类似。

由于其对生育方面所宣称的效果,过去的几十年间玛卡被赋予了重大的商业价值与科研价值。但目前,没有研究证据显示玛卡对中老年人的性能力或者勃起障碍有任何效果。

市场分析指出,初次接触玛卡的消费者对其味道上的接受度相当的低。显然这种味道成为使玛卡作为一种蔬菜被推广的一种障碍。因此其经济利益更多的体现在根部的药用价值上。

来自全球著名的秘鲁国际马铃薯研究中心(CIP)的伊万·曼里克研究员说,当时玛咖的种植面积不足50公顷,刚刚可以满足Bombón高原农民和牧场主的需求。

上世纪九十年代,秘鲁开始在国内,甚至在亚洲地区推销玛咖。时任秘鲁总统藤森谦为了将玛咖兜售到日本,宣称玛咖是一种能够壮阳的传统 “安第斯伟哥”,由此开启了一场延续了20多年的宣传活动。

2004年,秘鲁政府宣布玛咖(又称秘鲁人参或秘鲁姜)为该国的龙头产品。

在秘鲁,有包括卡耶塔诺-埃雷迪亚大学 (Cayetano Heredia University)、拉莫利纳国立农业大学(La Molina National Agrarian University)以及国际马铃薯研究中心(CIP)等几家专门从事玛咖研究的机构。他们表示,食用玛咖可以提高记忆,提升学习和生育能力——而非壮阳。此外,玛咖还可以提高抗压能力,解决前列腺问题,帮助保持精力。玛咖共有十多个品种,按照颜色分为黑色、红色、黄色、粉红色、浅灰色,每一种颜色都代表着不同的保健效果。

但是,引起亚洲,尤其是中国商人注意的是其所谓的壮阳功效。秘鲁国家反生物盗窃委员会主席安德烈斯·瓦拉多利德表示:“我们估计,玛咖是在2002年到2003年左右被非法带出秘鲁的。现在,中国的玛咖产量比秘鲁还多。”《时代周报》2016的文章显示,“原产于南美高原的玛咖,14年前在云南丽江培植成功”。《红餐微杂志》的文章也证实这一时间节点。

26-1411051JH3.png

云南是中国玛咖的主产地,丽江南溪(玉龙雪山一带)自然条件和秘鲁安第斯山脉环境非常相似,被确定为中国玛咖原产区,迈卡生物在丽江文笔山的种植基地获得了国家的有机认证。

中国卫生部2002年正式批准玛咖进入中国,并于2011年公告批准为“国家新资源食品”。随后,中国玛咖产量显著增加。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云南全省玛咖种植面积达2.5万亩,当年秘鲁只有5000公顷。按照产业规划,2020年云南玛咖种植面积将发展到20万亩,干品年产量达2万余吨,农业产值超过25亿元,预计加工销售收入可达500亿元。

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新食品原料安全性审查管理办法》,将“新资源食品”修改为“新食品原料”,最新名录参考新食品原料信息数据库及2016年有关新食品原料、普通食品名单汇总

2016年,云南玛咖收购价已经从每公斤120元跌落到1元

对此,云南省农科院科技成果转化管理处处长、云南玛咖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李宏表示,“前几年玛咖利润太高,许多不适宜种植的地方也在种植玛咖,导致市场内玛咖质量良莠不齐,并没有发挥出玛咖真实功效”。而对于包括普洱茶、玛咖、石斛在内的多种高原特色农产品价格均经历了大幅波动,市场抗风险能力较低,李宏认为是金融资本炒作带来的不良影响。

本文玛咖通常称为玛卡,由于中国卫生部2011年批准“国家新资源食品”公告中显示名称为玛咖,因此本文采用。
本文生物剽窃一词来源于“中外对话”(China Dialogue Trust)杰克•鲁劳(Jack Lo Lau)2019年10月31日的文章《生物剽窃:秘鲁“壮阳”植物的命运》及《Maca: the dubious aphrodisiac Chinese biopirates took from Peru》。




本文由 PeakOneTemple 整理创作,参考 知识共享署名 3.0 协议,撰写及摘编内容仅反映个人观点和立场,如果任何可能的雇主与赞助者持有相同的意见,只是巧合;基于互联网链接的腐烂率,无法持续验证外部链接的真实有效性,不对可能的链接无效(linkrot)或者内容转移(Content Drift)负责。

圆周率文化坚持非功利写作和分享,但会有一些获利推荐,以及接受您的打赏,这都会鼓励我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持续给您山巅.一寺.一壶酒的独特视角!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